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转贴]迷糊的妈妈催眠版同人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转贴]迷糊的妈妈催眠版同人
作者:cmhdt***********************************    又见迷糊的妈妈同人,这类玩弄不知情美女的文风我是爱得不行,只是这篇我写的时候加了一些催眠元素,希望大家喜欢***********************************  我是一个国小六年级的小学生,今年十二岁,家里有一个爸爸,是一间贸易公司的中阶主管,平常只有星期日有休假,星期一和星期六都住在公司里,所以家里都是妈妈在照顾我,说到妈妈,今年刚好三十岁,比爸爸小五岁,人不但长的漂亮,身材很好,笑起来更是好看,只是因爲对男生没有什麽警戒心,所以常常吃亏,所以妈妈不只漂亮,也很迷糊。  那周六,因爲是周末不用上学,有很多空閑时间,妈妈带着我去离家挺远的一个游乐园玩。其实我家旁边也有一个游乐园,只是没有这一个大,能玩的也少,所以我一直想妈妈带我来这玩。  期待已久的愿望得到实现,我也特别开心,玩到天色有些黑了才準备回去,妈妈也没有制止我,想让我开心玩一回。  可没想到的是,我们正打算回家的时候,天上却下起了雨,而且特别大,游乐园这边又没有能很好的遮雨的地方,我和妈妈只好冒着雨向外面跑,想快点打车回家。  因爲是夏天天气热的原因,今天妈妈只穿着一件短袖纱衣和红色包臀裙,因爲被雨水浇淋的原因已经全都湿透了贴在身上,腿上的肉色丝袜和黑色鱼嘴鞋应该也被水湿的差不多了,虽然很狼狈,但也很好看,路过躲雨的叔叔们有意无意的都喜欢往妈妈身上看两眼。  我们好不容易出了游乐园,可是下雨天打车很不好打,等了好久都没等到,我都打了好几个喷嚏了,妈妈也很着急,可是没有车也没办法。  这时候一个陌生叔叔骑着摩托车过来问妈妈,说可以把我们送回家。妈妈很高兴,正要谢谢叔叔,旁边又有一个大哥哥打着伞走过来,对妈妈说做黑车不安全,下雨天还是要到晚上了,更加不安全。  听了大哥哥的话,妈妈有些犹豫了,想了想,好像爸爸和伯伯也是经常这样对她说的,便觉得有些道理。妈妈想了好久也没决定好,那个骑摩托的叔叔有些不耐烦了,瞪了大哥哥一眼后就骑车走了。  大哥哥看到我们没有带伞,就把伞让给了我们。妈妈见大哥哥提醒我们黑车的危险,还把伞让给我们,自己却淋着雨,心里很是感动,笑着说谢谢大哥哥。  虽然与这个大哥哥第一次见面,但看起来他是个很好的人,妈妈也是这麽认爲的,所以对他十分放心。大哥哥提出因爲天晚了,不好打车,想带我们去他家里避雨,妈妈很高兴,又说了声谢谢,便让大哥哥带我们去了他住的地方。  大哥哥住的地方果然不远,很快就走到了那个小区,进了屋一看,明显是一个人居住的,房间里物品摆放有点乱,略有些邋遢的样子,大哥哥也很不好意思,说他之前没注意,等下再收拾。  妈妈不停的说没有关系,十分感谢之类的话,我在游乐场玩了一天,早就累的不行了,更是没太在意,进了屋就扑到旁边的小沙发上,一边休息一边半眯着眼看妈妈和大哥哥说话。  大哥哥让妈妈坐在大沙发上,然后去倒了杯茶给她喝。妈妈也有些渴了,加上身上有些冷,迫不及待的就把热茶喝完了。喝了茶后,妈妈好像变了个人似得,有些迷迷瞪瞪的坐在那里,眼睛里一片迷茫。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麽情况,只是觉得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睡意也少了很多,更专注的去看。  只见大哥哥开始跟妈妈聊天,问她一些事情,妈妈虽然显得更加迷糊,但对哥哥的话都简练的回答了他,哥哥对这样的情况看起来也很开心,怪怪的笑着,开始教妈妈一些东西,都是我没有听过的,哥哥却说这是基本常识。  过了一会儿,哥哥好像说完了,便拍了几下手,妈妈好像从睡梦中醒转一般,揉了揉眼,人也似乎清醒了过来,问哥哥刚才怎麽了,哥哥说她身上的衣服湿透了,肯定是因爲冷的原因让她晕过去了,劝妈妈把衣服脱下来。  妈妈想了想,便答应了大哥哥,不过她却没有动手脱衣服,反而问大哥哥爲什麽不开始,大哥哥也没反应过来,不知道是什麽情况。  妈妈便笑着说大哥哥好笨,就连去别人家里做客时,女客人不能自己脱衣服,要请求男主人帮助才可以的礼仪都不记得了,这可是很没礼貌的行爲。  大哥哥这才想了起来,连忙道歉,并亲了妈妈一口表示歉意,然后动手脱起妈妈的衣服来。  见大哥哥笨手笨脚的,帮妈妈脱了半天都找不到窍门,妈妈有些着急又有些无奈,干脆坐到大哥哥腿上,指点着他来脱身上的衣服。  脱妈妈的纱衣和短裙的时候倒是不难,唯一的要求是必须盲脱不能用眼睛看,要靠手摸索,爲了监督大哥哥,妈妈便和大哥哥一直亲着嘴巴,直到他脱完。大哥哥受到妈妈的指点后倒是厉害了不少,不一会儿便把上衣和裙子脱了下来。  到了脱胸罩这一步,妈妈说要大哥哥把他下面那根棍子插到胸罩里,用妈妈的胸部夹住并摩擦,然后将胸罩取下来,把精液射在胸罩上并涂抹均匀。妈妈讲解要领的时候大哥哥的眼睛一直盯着她好看的胸部看,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果然,到了实践的时候,哥哥在最后一步出了问题,他把精液射在胸罩上后没有图均匀,弄得厚一块薄一块的,妈妈很生气,要他重新弄一遍。  大哥哥把妈妈抱在怀里,用嘴不停的亲她的脸和嘴巴,一边亲着一边可怜巴巴的求情,说这个胸罩已经被精液沾染过了,不如就算了吧。但是妈妈立场很坚定并且不动摇,坚持要哥哥重做一遍。  哥哥只好继续刚才的动作,只不过这次妈妈用手作爲胸罩,双手盖住自己的胸部,顺便推着两个大圆球去挤压哥哥的棒子。哥哥吸取了上回教训,认真行事,最后顺利的把精液射在了妈妈的手上,妈妈也爲他的进步感到欣慰,开心的把手里捧着的精液舔干净咽了下去。  这便算是成功的脱下胸罩了,然后轮到了内裤,这一关却是没能难得住大哥哥,他贴在妈妈身后,用肉棒从妈妈身上的内裤边缘插了进去,捅进妈妈股沟里来回抽刺,还把手按在妈妈内裤前面一处按摩着,不知怎麽弄得,到最后大哥哥把精液射进妈妈内裤时,妈妈的脸上也是红红的,不过这关是算他过了。  最后就是妈妈的鞋子和丝袜了,妈妈坐到了沙发的另一头,把修长的美腿搭在大哥哥身上,大哥哥握住妈妈穿着高跟鱼嘴鞋的玉足,因爲妈妈的鞋子是露出脚后跟的,后面有一个大洞,大哥哥便把妈妈的脚丫与鞋底分开了些,正好足够他把大棒子从洞里插进去。  大哥哥用手紧紧握住妈妈的脚,把肉棒狠狠的向她的鞋里捅着,妈妈那鱼嘴鞋前端的小口,原本是恰好露出她两个漂亮的脚趾,在大哥哥的动作下,一个尖头的蘑菇头也不甘示弱的屡屡出现,从妈妈的脚趾下顶了出来,把妈妈的脚趾都挤得有些变形了。那根棒子应该也不好受吧,难道哥哥不痛吗?我有些奇怪的看着哥哥,他脸上却是一脸享受的样子。  不知弄了多久,大哥哥终于在妈妈的双脚上的鞋里都捅刺了一阵,并把精液留在了里面,帮助妈妈的脚完成了润滑,安全的将她的鞋和袜子脱了下来。  脱衣服真的好难啊,我心中下定决心,以后要是去别人家做客,可万万不能脱衣服,不知道多麻烦呢。  这一点我就很佩服大哥哥了,他费了那麽大劲才帮妈妈脱下了全身的衣服,换了我早就累到不行了吧,他却仍然精神奕奕,还用手在妈妈身上抚摸着。  大哥哥摸到妈妈的脸上,忽然感觉到妈妈头有些烫,忙说妈妈不会是发烧了吧,刚刚被雨水淋了个通透,真的很有可能。大哥哥看起来有些内疚,自责自已没能快点脱下妈妈的衣服,让她把湿衣服在身上穿了好久。  妈妈笑着说不怪大哥哥,让他去找一只温度计来,帮她量一下体温。大哥哥在家里翻箱倒柜,很快便拿了温度计过来。  大哥哥把温度计递给妈妈,问她这样就可以了吗,妈妈有些害羞的说大哥哥迷糊,把好多事都忘了,做主人的怎麽可以让来做客的客人自己量体温呢?  妈妈把双腿分开,露出双腿之间的小洞,哥哥怪笑着就扑了上去,在妈妈的洞口玩弄起来,妈妈红着脸让哥哥不要这样,要把温度计插进去量体温才行,大哥哥这才罢手,往温度计上吐了口水做润滑,然后将它插到妈妈下面的小洞里。  大哥哥捏紧温度计的一端,将长长的温度计插进小洞,再从小洞里抽出来,便沾上了好多液体,大哥哥笑着说看起来妈妈病的很严重,然后又把温度计插进去,并有节奏的来回抽动起来。  妈妈被大哥哥用温度计在小洞洞里插着,脸色十分奇怪,既像是享受,又像是难受。哥哥问妈妈有没有忘了什麽事情,妈妈想了想才恍然大悟,夸哥哥这回记性比较好,又让哥哥把一只空閑的手握住她胸口的大圆球,用嘴咬住另一只圆球上的红樱桃,这样既可以促进身体血液循环,又能清楚的感受到妈妈的心跳,便于判断病情。  这下哥哥的手和嘴巴都不能閑着了,可是辛苦了他,但他仍是很开心的样子,在妈妈身上很是用心,大哥哥真是个大好人。  我看着从妈妈身上的小洞洞里进出的温度计,插进去……拔出来……插进去……拔出来……插进去……没拔出来……啊……没拔出来!?我大吃一惊,仔细看了看,大哥哥手上已经没有了温度计,看来真的是陷在洞里了,大哥哥好像也很内疚,用手指伸到小洞里不断鼓捣,看样子想把温度计给捞出来,只是一直没有成功。妈妈的身体倒是随着大哥哥的动作一动一动的,被温度计陷在身体里很不舒服吧?  大哥哥又扣了一会儿,妈妈忽然身体绷直了起来,大哥哥连忙撒手,只见小洞里向外连连喷出水柱,那根失陷在洞中的温度计也被带了出来。看来还是妈妈的小洞厉害啊,哥哥弄了那麽久都没把它弄出来,妈妈等不及了,一使劲儿就把它挤出来了……  测量完后,妈妈好像很累一样,躺在沙发上不想动弹,问哥哥刚才有什麽感觉,哥哥说妈妈的胸部很大很软,捏着手感很好,吸着也很舒服,妈妈脸有些红,但想到大哥哥是在夸奖自己,还是对他说了声谢谢,又拿过温度计看了看。  发烧的很厉害呢!  妈妈惊呀的说道,大哥哥听了也很担心,问妈妈这样要怎麽做才能让她好一些。妈妈显然也被难住了,巧妇难爲无米之炊,她也不知道现在应该怎麽办。哥哥见妈妈拿不出主义,眼珠转了转,不知道用了什麽法子,妈妈又变成了迷迷糊糊的状态,看到她这个样子,哥哥便开始教给她一些其他的知识。  好複杂的关系,到底是妈妈教哥哥呢,还是哥哥教妈妈?我有些弄不懂了。  不过妈妈这次很快就恢複了过来,然后高兴的告诉大哥哥,她想到该怎麽做了,妈妈说这只是一般的发烧,不用去医院,只用让哥哥给她打个针就可以了。  大哥哥听了点了点头,然后说可是他这里没有针和药啊。妈妈只好红着脸爲他解释,告诉哥哥他的那根大肉棒就可以代替。  交待了许多注意事项后,妈妈像我平常打针的那样,趴在沙发上,把屁股稍微撅起来些,并伸出双手把自己的两瓣屁股掰开些,露出红红的还在流水的小洞洞,让大哥哥把他的' 针管' 插进去。  大哥哥坐到妈妈腿上,把粗粗的大肉棒对準妈妈的小洞,缓缓插了进去,就像医生给病人扎针一样,长长的管子慢慢消失在屁股上,只是一般少见这麽粗的针管,也少有向那个小洞打针的。或许妈妈的那个小洞就是专门爲了让大哥哥这麽粗的针管来打针用的吧?大哥哥的肉棒针在妈妈的小洞里来回进出,这是要打无数次的样子啊,还好我没生病……  大哥哥一边打针,一边跟妈妈聊天,问她些问题,应该是想分散她的注意力,让她不会感觉到太疼。妈妈应该也是理解了哥哥的好意,十分配合的跟他聊着,大哥哥就问妈妈,爸爸的肉棒有没有这根针管长,妈妈想了想,红着脸说怎麽能拿这个和针管比,奈何大哥哥一直追问,妈妈只好告诉哥哥,大约比针管的一半要长一点。  我一开始觉得很奇怪,因爲我也见过爸爸的那个东西,感觉要比针管的一半还短一点啊……后来我仔细观察,发现针管在妈妈的小洞里进出,并没有完全插进去,还有小半截在外面,我才明白了,原来是妈妈没完全感受到,所以说错了。  不过大哥哥并没有在意这点,只是笑着对妈妈说,难怪这小穴外面里面比外面更紧一点,妈妈想了想,这应该算是一种夸奖吧,便小声说了声谢谢,没再说别的。  大哥哥还问妈妈排卵期是什麽时候,妈妈算了一会儿,告诉大哥哥应该是下周吧,不知道爲什麽,感觉哥哥听了之后很失望的样子。  大哥哥压在妈妈身上,腰部不断耸动,让那根粗长的肉棒针管在妈妈小洞里扎来扎去,我都有点心疼了,不过我也知道这是爲了妈妈好,所以没怪大哥哥,何况大哥哥还十分贴心,用自己的身体盖住妈妈帮她取暖。只是妈妈的两条腿并没有被他盖住,从上面看就像大哥哥趴在沙发上,从他身体下面多出了两条腿一样。  妈妈被大哥哥压在身上用力打针,渐渐的也忍不住叫了出来,让她以后还教训我打针的时候忍不住疼。  啊……好涨……腿……腿上有点冷啊  妈妈嘴里胡乱说着些话,有点语无伦次了,哥哥听到妈妈说腿冷,有些内疚,凑到妈妈耳边说家里有些衣服,可以给她找来穿上。妈妈很高兴,转过头来亲了哥哥一口来感谢他。  只是就算去找衣服,哥哥的肉棒针也没从妈妈的小洞里拔出来,原因自然不用多说,打吊瓶的时候就算去厕所,也是要举着药瓶去的啊,拔针出来再打进去多受罪啊。  于是妈妈爬下了沙发,像小狗一样四肢着地,向着哥哥所指的房间爬去,而哥哥仍然在她身后,抱着她的屁股狠狠的用针管捅着。  伴随着不住的啪啪啪啪的声音,妈妈被大哥哥的肉棒针管鞭策着,一点点的爬进了大哥哥的卧室,走的慢些时,哥哥还会拍打妈妈的屁股,并用针管从小洞里抽出再狠狠的插进去。  我见他们进了卧室,并关上了门,就走过去悄悄站在门外,从门缝里看里面的景象。大哥哥的卧室同样很乱,还有一种怪怪的味道,从门口都能闻到些,而大哥哥像骑马一样把妈妈驾驭到房间里的柜子前,让妈妈自己拉开柜子寻找,而他继续给妈妈打针。  妈妈上半身探进柜子里,下半身露在外面被大哥哥抱住,狠狠的用肉棒针管捅来捅去。从我这个角度看,依然只能看到哥哥和妈妈被他压在身下的双腿,看来问题还是出在腿上啊,等会儿找到衣服应该就好了。  在柜子里翻了好久,妈妈的屁股都被大哥哥撞的发红了,终于从柜子的某个角落里翻出了几条丝袜,虽然没有衣服,但是也正好可以遮盖腿部。我又有的不明白了,大哥哥的家里明明只有他一个人住,爲什麽会有女人的衣服呢。  虽然找到了可以穿在腿上的丝袜,不过袜子上沾满了白色的液体,有的地方还已经凝固了,显然不方便穿上。妈妈把丝袜拿到鼻子前闻了闻,笑着说原来这些液体是美容养顔的好东西,还问哥哥可否允许她吞吃掉这些液体。  好心的大哥哥显然不会拒绝妈妈的要求,于是妈妈开心的把一双满是白浊液体和凝固的液体痕迹的丝袜展开,一点点的舔食干净,妈妈吃了后赞不绝口,哥哥也开心的说这是三天以内的新鲜精液,正好适合拿来招待客人。  拿着被清理干净的丝袜,妈妈在大哥哥的帮助下,艰难的一边打针一边穿上了丝袜,在妈妈穿上丝袜厚,大哥哥打针的力度越来越大了,看上去十分兴奋的样子,粗粗的针管快速抽插起妈妈的小洞,一边插一边说以前只能拿这些丝袜来撸,今天终于有个女人穿上给我肏了。  不……不是啊……这只是打针而已……嗯……我是……有老公的人……啊……你不能……不能肏我的……  妈妈听到哥哥的话,虽然已经被他的肉棒针管插到欲仙欲死,仍是咬着牙有气无力的坚持着,告诉哥哥这只是打针,不是其他的奇怪的什麽事情。  被妈妈这麽说,哥哥好像被打击到了,满脸失望心伤了的表情,肉棒针管也慢慢的从妈妈的小洞洞里退了出来,一言不发的坐到了床上。  看大哥哥伤心的样子,妈妈好像也很内疚,哥哥对我们这麽好,帮了那麽多忙,自己却毫不留情的打击他,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妈妈也爬到了床上,安慰着大哥哥,劝他不要伤心了,帮她打针就当是在肏她好了,见大哥哥仍然不爲所动,妈妈想了想,看来只能用别的办法了。  啊……来嘛……那里好痒啊……快……快用你的大肉棒……肏我……插进来啊……  妈妈主动躺倒在床上,把穿着肉色丝袜的脚丫伸过去,挑逗着大哥哥的肉棒针管,手指按在小洞洞口,娇声呼唤起来。  这般作爲之下,大哥哥的肉棒果然有了反应,注意力也转移到了妈妈身上,妈妈见状很是满意,主动分开双腿,并用双手将小洞掰的更大了,嘴里继续呼唤着。  大哥哥终于忍不住扑到妈妈的身上,把肉棒针管对準妈妈的小洞口,狠狠的插了进去,用力抽插着。  好涨……啊……好舒服啊……再……再深点……插到我的子宫里……啊啊……射满我的子宫……  妈妈爲了让大哥哥开心一点,被他打着针,还要装作是做夫妻之间的事情那样,大声呻吟着,当然妈妈看起来确实是很舒服的样子,这应该是因爲打针见效了。大哥哥把妈妈穿着丝袜的修长美腿驾到胸前,用舌头舔着妈妈的脚丫,给妈妈打针的肉棒也显得更用力了。  好痒……别咬……啊啊……射进去了……啊啊啊啊……好烫……满了……  大哥哥隔着丝袜咬着妈妈的脚丫,用力把肉棒针管尽可能的插进妈妈的小洞,紧紧的抵在妈妈身上,屁股连连抖动,像是把什麽东西灌输进去了。妈妈也十分激动,大声呻吟着,身体随着大哥哥的节奏一下一下的颤动。  好像是身体里的东西排射完了,哥哥有些疲惫的趴到妈妈的身上,把妈妈抱住,妈妈也静静的抱着大哥哥,与他亲吻着。大哥哥的肉棒针管却一直插在妈妈小洞里,并没有因此拔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像被抽去了全身力气一样的两人才缓了过来,相拥着聊了起来,妈妈告诉大哥哥,刚才大哥哥射进去的东西是打针输液的药液,要注入到子宫里才能发挥效果。大哥哥的针管长,才能插进去,要是爸爸的话,就不能帮妈妈治病了。  听了妈妈的话我恍然大悟,难怪平时在家里妈妈生病也是要吃药的,没有让爸爸帮她打针。不过以后有了大哥哥,妈妈再生病也不怕了吧?我十分乐观的想着……  我在门外正异想天开,忽然听到大哥哥喊了我一声,顿时把我吓了一跳,原来我刚才在偷看他们,大哥哥都发现了。不过还好大哥哥没有生气,只是要我去楼下的24小时便利店帮他买一盒助孕卫士,有些心虚的我答应了一声,赶紧下去买了一盒交给大哥哥,妈妈说这种药也有助于感冒发烧之类炎症的治疗,就吃了几片。  这时大哥哥和妈妈的体力看样子恢複的差不多了,妈妈有些害羞的说大哥哥给她打针虽然与夫妻之事毫不相干,但却比和爸爸做的时候还要舒服的多,就请大哥哥多打几次,就当提前预防疾病了。  大哥哥开心的答应了,插在妈妈体内一直没拔出来的肉棒针管再次动了起来,我真是不太懂他们,妈妈被人往身上扎针居然也会舒服,大哥哥累死累活的打针居然还乐此不疲。  于是任由他们两个做奇怪的事情,我就趴在那里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雨已经停了,大哥哥把我和妈妈送回了家,妈妈身上的衣服从里到外换了一身,原来穿的内衣和丝袜因爲之前得了病沾了细菌,就全都留在大哥哥家消毒了,穿上大哥哥家里的衣服的妈妈身上也散发出那种奇怪的味道,走起路来还会噗嗤噗嗤的响,就像鞋子里有水似得,倒是挺有意思。  大哥哥把我们送到家门口,妈妈忍不住又亲了大哥哥一口,感谢他在这个雨夜对我们母子俩的照顾,还要他以后有空可以来家里玩……***********************************